亚非拉地区年轻人,正成为推广Web3的生力军

亚非拉地区年轻人,正成为推广Web3的生力军

欧易官方社群(TG端电报群:https://t.me/OKXGroup_CN,QQ群:764136421),入群即可参加福利活动

近期NFT市场上,一批接地气的“新物种”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这些NFT似乎正宣示着一种更加草根的创作者经济的崛起,也映照出了一个更为广阔、多元、真实的Web3世界。

1、草根创作者成为新顶流

你一定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印尼大学生Ghozali的自拍NFT“Ghozali Everyday”。这组照片与其他追求美感或是潮流的NFT截然不同,人们很难在这些朴素甚至有点粗糙的照片中找到什么美感,但或许是因为从2017年坚持每天自拍一张的精神实在可贵,又或者这种与众不同的风格本身格外有趣,Ghozali和他的NFT已经成为了加密社区的“顶流”。

Ghozali Everyday 来源:OpenSea

而另一波潮流趋势则是新加坡网红Irene Zhao引领的。她将自己的诸多照片结合加密圈的流行语铸造为NFT,这些NFT同时还是IreneDAO的通行证。截至1月22日,IreneDAO NFT的总交易量已经达到了2275.574ETH,Irene的成功也吸引了很多模仿者,同类型的NFT与DAO不断涌现出来,甚至出现了将Irene和Ghozali的照片合成在一起的GhozalIreneDAO,目前已经被六百多人买走了。

GhozalIreneDAO 来源:OpenSea

新加坡网红Irene和印尼学生Ghozali,为NFT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带来了一系列更加草根化、平民化的作品。虽然被质疑这不过是低俗的炒作,但毫无疑问,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普及,Web3正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进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并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与帮助。尤其是在一些亚非拉地区,我们看到了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许多可喜的变化。

在Web3世界中,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铸造自己的NFT,将自己的创造力、知识技能、影响力、时间等资源变现。这样一种更为顺畅的价值流转模式,让更多人有机会参与到内容创作的过程之中,为整个市场带来更为多元的声音,或是推动市场进一步下沉。

2、亚非拉地区用户正在成为Web3的真实使用者

在上面的两个例子中,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两位创作者都是亚洲面孔?

随着区块链技术在全球的发展,世界上的不同地区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Web3在变得多元。互联网曾经梦想着将整个世界拉平,而现在,区块链将这个梦想又向前推了一步。在越南、菲律宾、印尼等亚非拉地区,Web3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

(1)越南

说起越南,最先想到的或许就是去年夏天的GameFi热潮。GameFi版块的领头羊Axie Infinity,正是由越南区块链游戏公司Sky Mavis一手打造,上线两天就冲上Apple Store下载排名榜第一名,其NFT相关的交易额在2021年达到269亿美元,在全球每天有大约250万玩家在线。并且,Axie Infinity优质的游戏机制设计与经济系统流转,更是为后续大批游戏打好了样,可以说是这一波GameFi浪潮的开山之作。

一方面,Axie Infinity的成功吸引了国际资金投资更多初创,进而带动了越南本地的NFT游戏生态成长。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了越南乃至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各地区用户,对区块链及数字资产的高接受度。面对疫情之下的经济滞涨和物价攀升,难以对抗生活压力的底层民众,开始通过NFT游戏赚取外块,据统计,玩家总数的80%是迫于生计而参与游戏的,有观点认为这才是NFT在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走热的原因。

在YGG等各大游戏公会的助推之下,Axie Infinity在东南亚地区的玩家呈指数级增长,许多老年玩家甚至都加入了“边玩边赚”的队伍之中。他们也许从未听过“去中心化”或是“加密朋克”的crypto精神,也没有闲钱去炒币投机,但他们却是Web3的真正参与者与践行者。

(2)菲律宾

全球规模最大的NFT游戏公会YGG,无疑是2021年菲律宾最受瞩目的Web3创新项目之一。正因为有YGG的地推团队加持,Axie Infinity才得以用不到一年时间从2万月活发展到了100万月活,这放在网游史上也称得上奇迹。YGG也拉动了许多菲律宾本地人参与GameFi,据Playercounter统计,目前有超过四成的Axie Infinity玩家来自菲律宾。这些新用户的涌入,推动了菲律宾加密生态的整体成长。

可以预期,在资金与用户都蓬勃发展的带动下,将会有更多不同领域的创业者,在这样的基础上推动各种创新应用,不论在 NFT 或是游戏领域,都可看到更多元的成长潜力,例如,在今年推出菲律宾第一个NFT Marketplace的Vention,或是建立游戏公会管理与数据平台的BlockchainSpace。

crypto带来的资金,以及诸如DAO等全新的组织与动员方式,也在让菲律宾链下的生活发生改变。例如YGG公会正在为12月的台风灾害组织捐款,并开展相关救援工作,截至1月4日,社区捐款已达到140万美元,而Axie Infinity也宣布,向YGG菲律宾捐赠1000枚AXS,以支持灾后重建。

(3)印尼

在印尼,投资数字资产的开户人数超过650万,已经超越股票(220万人)而跃居投资主流。印尼目前约有66%的人口没有银行账户,但这也为印尼的Web3发展提供了绝佳的发展契机。目前印尼在稳定币、钱包、资产管理、跨境汇款以及其他DeFi相关领域,都出现了不少有价值的用例。

而在NFT领域,印尼的创作者们很早就开始了探索。早在2021年3月,一位名叫Monez的印尼巴厘岛艺术家,以0.8个ETH的价格售出了他的第一幅NFT作品“马戏团小丑”,这与Beeple的NFT拍卖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而文章开头提到的印尼大学生Ghozali,更是从2017年开始发布自己的自拍NFT,见证了NFT市场从默默无闻到如今的沸反盈天。

3、更多亚非拉国家对Crypto态度积极,或是Web3落地的机会?

除了上述三个国家,我们还能通过许多数据,来佐证Web3在亚非拉地区所展现出的蓬勃生命力。例如,Chainalysis发布的《The 2021 Geography of Cryptocurrency》报告显示,2021年加密货币采用度前五的国家分别是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乌克兰、肯尼亚。而经济学人智库得一份数据也表明,发展中国家加密货币认知度达92%,较发达国家高19%。

在这些国家与地区,加密资产的使用通常是由自下而上的需求所驱动的。CryptoUK的执行董事Ian Taylor表示,“在经济模式脆弱、通货膨胀严重或进入全球市场机会有限的国家,这种自下而上的需求往往更大”。更进一步,加密资产在世界不同地区的不同需求、不同用途,也会导致不同的监管立场,例如,比特币在西方国家主要用作投资,而在亚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用例则更倾向于支付工具,尤其是汇款。

所以我们也看到了,许多亚非拉国家往往为加密资产提供更加灵活的监管框架。例如第一个将比特币定为法定货币的是萨尔瓦多,此外还有许多中美、南美国家政要表示对比特币非常感兴趣,包括巴拉圭、巴拿马、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厄瓜多尔等地。这些国家存在一个共性:曾遭受殖民且目前经济不发达,没有金融包袱;通胀严重,本国主权货币公信力较弱,对加密资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更强。

在经济压力与更灵活的监管政策双重力量的作用之下,不难发现,在一些亚非拉地区,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人,在推动和参与着Web3的建设,而非VC、科技巨头与投机者。这些我们固有认知中加密世界的“边缘地带”,或许反而离Web3更进一步。

有一个趋势十分明显,YGG公会和Axie Infinity的示范效应下,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开始陆续涌现出游戏公会组织,以期再造下一个单日流水超过《王者荣耀》的链游。所以,我们不妨假设:亚非拉国家民众,在物质和精神双重贫乏的窘境中,对链游和NFT这类Web3应用项目,需求量更大。那么,Web3的应用推广路径,会不会走出一种“农村包围城市”的裂变性道路呢?直至这股风潮,从第三世界国家向上涌动至欧美日韩,继而形成狂欢性的合流。

具体到个人和用户,亚非拉地区青年在NFT和链游中的狂欢,似乎印证了这一点。Irene和Ghozali产出的粗糙型NFT作品,似乎是面向发达国家Z世代青年的一次升维打击,尽管十分罕见。这或许,也是Web3落地全球的一次机会。毕竟,人类的悲欢是相通的,Web3只是通过技术手段,让群体的情绪和理念,得到恰如其分的表达。

Share this:

赞过:

赞 正在加载……

发表评论

15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