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博弈论不是一成不变的

比特币博弈论不是一成不变的

作者:NAMEELESS

来源:bitcoinmagazine.com

在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与比特币进行互动的背景下,博弈论这个常用理论总被人们误解。

博弈论是一门科学,将理性行为者之间战略性的冲突与合作,进行了系统化的归纳。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叶,天才博学家John Von Neumann正式建立了这门科学,此后各种学科都常用到博弈论。尽管只有Balaji Srinivasan这样的风险投资家喜欢在谈话中使用博弈论,因为这种理论让简单的事情听起来很复杂。

2001年,John Forbes Nash Jr.在传记电影《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中对博弈论的描述让这一理论在流行文化中声名大噪,但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人认为博弈论是一种生活小妙招,就像聪明药和磁手镯一样,很少有人能真正理解它。不,说真的,什么是聪明药?

说句公道话,只要阅读博弈论在维基百科上的条目,就能理解不少,这不是一个国际事务专家或集合论学者(Set Theorist)能做到的。并不是每件事都是“囚徒困境”、“公地悲剧”或是“胆小鬼博弈”的绝佳案例。再说一次,除非你在硅谷,穿着他们都穿的又贵又难看的网球鞋。

一次博弈至少需要:

1. 理性的参与者:他们拥有特定目标,且会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而采取行动。

2. 参与者可以做出一系列有限且明确的行动。

3. 一组有限的、明确的、可能的反向行动,来应对其他各个参与者的行动。

可通过以下方法创造出具有挑战性的/复杂的博弈:

1. 确定参与者的目标。

2. 重复对手可能的招式,尤其是在一场没有明确定义何时结束的连续博弈中,这一招尤为好用。但这样做很快就会陷入概率论和贝叶斯决策理论(Bayesian Theory,统计模型决策中的一个基本方法)的泥淖。

3.决定每个参与者在某一时刻拥有多少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就算只是模拟一个中等复杂系统的博弈,都需要使用计算机。

进入比特币,也就是说,进入一个由比特币、比特币持有者和其他货币构成的空间。博弈论是一种常见的反驳或推理,对某些参与者的各种行为来说具有高度的信心,或者说超比特币化(法币迅速失去价值,比特币取而代之)是不可避免的。这大概是因为比特币的规则非常明确,不易篡改,而且这种规则通常鼓励合作。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一博弈包含着(至少)三个子博弈,其中一个博弈的行动和结果可能会影响另一个:

  1. 比特币内部行为(Acting Within Bitcoin)的博弈。这与合作对称博弈(cooperative symmetric game)非常相似,协议由第三方强制执行,在这种情况下第三方就是协议本身,参与者的身份并不重要——这也是因为协议的原因。
  2. 采用比特币(Adopting Bitcoin)的博弈。这是形成第一步的决定。
  3. 在外部与比特币互动(Interacting With Bitcoin Outside Of It)的博弈。

让我们继续深入下去。

毫无疑问,比特币内部的博弈是三者中最具体的。它由代码设置,非常难以更改,且操作代价非常昂贵。这种高成本,即抵制审查和安全,是人们在比特币中发现的价值的很大一部分。众所周知,特定行为者的特定行为是可以预测的。随着比特币网络的发展愈发健全,挖矿变得更加去中心化,这几乎不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比特币的密度很快就会超过铱(Iridium,目前发现的密度第二大的化学元素),用一些杠杆来对抗比特币的发展基本上是不可行的。

而采用比特币的博弈(虽然我在这里使用这个术语有点轻率),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存在于国家政府和遗留金融体系(Legacy Financial System)内部的权力结构之所以得以延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各种不道德的行为,比如掠夺性贷款、战争、石油美元(主要石油输出国自1973年石油大幅度提价以来,历年国际收支顺差所积累的石油盈余资金,因美元所占比重最大,故称石油美元)、任人唯亲,以及所有这些行为的不断重复和循环。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与当前社会的经济政治气候是相互排斥的。重复一遍,这不仅仅是一种观点。超比特币化(Hyperbitcoinization)至少会尽量抑制这种气候,也就是说它有助于个人自由的进一步实现。

在短时间内,以任何形式采用比特币作为货币都不符合大多数国家的最大利益。自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以来,还没有哪个如此强大的领导人或机构愿意放弃权力。天上不会掉馅饼,超比特币化也不可能自己就实现了,我们得振作起来,去推动它的实现。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没有哪个国家能主动走出自己制定规则的博弈(而且这些规则总能根据国家利益进行调整),而进入另一个被其曾经的臣民严防死守的博弈。这个国家只能被外力推进新的博弈。

群聚效应 (Critical mass,描述在一个社会系统里,某件事情的存在已达到一个足够的动量,使它能够自我维持,并为往后的成长提供动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萨尔瓦多近期承认比特币为法定货币的举措被认为是分水岭。此前,许多人曾准确地预测出,率先采用比特币的将会是一个小国,这个小国可能处于某个大国的某种经济控制之下。通过不懈的努力,这个小国有望繁荣,一些邻国可能也会受到鼓舞而采用比特币,人多力量大,大国当然知道这一点。不能夸大的是,这些小国的超比特币化扰乱了当今世界的秩序,其他国家会试图阻挠这一进程。

你不能期望一个怀有恶意的不诚实玩家突然变得乐意合作起来。

在我看来,在比特币之外与比特币互动是这三种博弈中问题最大的,前两种博弈的势头相当强劲。极其严格的审查或监管比特币,似乎是抵制它的最低成本的方式。采取何种形式参与在比特币之外与比特币互动还不太明了,但选择有限。你可以(尝试)限制比特币所有权、购买、交易(也就是传输或路由交易routing transactions)或挖矿。现在就只有这四个渠道,但它们每一个都蕴藏无限商机。

比特币就像宪法或《权利法案》一样,不会自动执行。比特币需要保护,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它变得更加强大。可替代性以及审查机构的抵制将使该团队走向超比特币化。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超比特币化这条路还没有铺好,短期内还行不通,但至少我们知道我们将去向何方。

原文链接:Bitcoin Game Theory Understand – Bitcoin Magazine: Bitcoin News, Articles, Charts, and Guides

发表评论

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