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互联网泡沫,为Web3见证者带来哪些启示?

2000年互联网泡沫,为Web3见证者带来哪些启示?

欧易官方社群(TG端电报群:https://t.me/OKXGroup_CN,QQ群:384264119),入群即可参加福利活动

有这样一道算术题:你第一天挣1美分,此后每天挣的钱都比前一天翻倍,如果此时是1月份(31天),这个月挣多少?没看错,是2100万美元!但是,如果你所在的月份是2月份(28天),这个月只能挣到260万美元——远不如1月份。这个简单算术带来的启示是,当一个事物呈指数增长时,最后3天的意义非比寻常!

虽然当下加密世界正经历艰难时刻,但Web3所处阶段或许正是指数增长的关键时刻。1997年,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触及3亿,2022年,全球加密资产持有人数不多不少刚好3亿!Web3的2022就是Web2的1997,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回顾2000年互联网泡沫,或许能为Web3见证者带来些许启示。

1、“互联网女皇”的极简投资哲学

Web2之于Web3就像一面镜子,身处Web3浪潮中的我们,时不时朝Web2看上几眼,不至于迷失方向,甚至有可能带来些许启发。

回顾2000年互联网泡沫。从1990年开始,接入互联网的个人计算机的数量直线飙涨,从31万台增加到了2000年的4323万台,10年间增加了130多倍,年复合增长超过60%,这为互联网泡沫提供了温床。

1990年,互联网公司扎堆的纳斯达克股票市值只有纽交所的11%,而到了1999年12月,纳斯达克股票市值已经涨到了纽交所的80%。

2000年3月,纳斯达克暴涨至5048.62最高点。2000年4月,微软被判反垄断案败诉,面临拆分风险,消息一出,纳斯达克指数创下349点的单日最大跌幅,互联网泡沫正式破裂。

在互联网泡沫快速形成过程中,被誉为“互联网女皇”,Morgan Stanley(摩根斯坦利)分析师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的表现绝对值得关注。

1995年,在互联网泡沫正以指数速度进行时,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Mary Meeker靠着其对整个互联网的敏锐观察,参与了对网景浏览器Netscape的IPO,并发布了一篇长达300页的覆盖报告,对Netscape的里里外外分析了个透彻。

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90年代,这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该报告成为所有互联网投资人人手一本的互联网投资教科书。

站在27年后的2022年,Mary Meeker之所以强烈看好Netscape,其投资逻辑现在看来,无非就是“Netscape是互联网的入口,未来必然会产生丰厚的广告费用。”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Netscape于1994年创立,并于1995年纳斯达克上市,是当时美国搜索界的扛把子,但由于经营不善,迅速被微软与谷歌反杀,并于2003年退市。值得一提的是,网景创始人之一(Marc Andressen)创办了加密领域最为知名的投资机构a16z。

回到Mary Meeker对Netscape盈利模式的精准拿捏,现在看来,这就是当下Twitter/Facebook与Youtube,甚至阿里的盈利逻辑。

但这是站在上帝视角看问题,如果回到27年前,鲜有人能够如此精准归纳互联网商业模式。站在在下,站在Web3发展关键时间,我们会也未必能用如此简洁的逻辑描述Web3杀手级应用究竟会长什么样。

姑且做一些预言,权当抛砖引玉。Web2时代的搜索引擎,很可能对应Web3的公链。社交与游戏,两个在Web2时代产生巨大现金流的领域,在Web3,一个地址就能搞定,地址之上的交易轨迹就是用户的身份证明,而地址又全都基于公链。Twitte/Facebook/Youtube那一套通过注册账号,出卖信息换取使用权的玩法,很可能玩不转了。

在全球金融市场波诡云谲的关键时刻,如何才能平安度过这场风暴?如何才能穿越牛熊?

2、笑到最后的“股神”

最近两个月比特币从最高位69000美元下跌至33000美元,虽然有所反弹,但整体上整个市场摇摇欲坠。此外,在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加息与缩减资产购债表三重大棒威胁下,全球各个主要经济体经济普遍悲观。

市值近万亿的脸书,2月初一天之内股价下跌23%,Paypal 2021年年中至今股价从310美元下跌至100美元,这绝不是简单的回调。

整个市场似乎陷入至暗时刻,显然,此时不该悲观,用股神巴菲特的话来说就是,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而就在最近,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向“对加密资产友好”的拉丁美洲最大的数字银行进行了10亿美元投资。是不是冲着加密行业来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巴菲特总是能够在重要时刻做出正确选择。

回顾2000年互联网泡沫期间,巴菲特自始至终从未碰过互联网股票,即便这期间互联网相关风投规模从80亿美元上涨到2000亿美元,纳指上涨5倍。在随后2000年3月-2001年底互联网泡沫破裂过程中,纳指下跌超过70%,亚马逊股价下跌超过95%。

而巴菲特,毫发无损,依然还是那个喝着可口可乐的快乐老头。

如果你觉得自己在某些事情上比这个年过九旬,经历过无数金融市场沧海桑田的老先生还聪明,那很可能就离倒霉不远了。巴菲特的气定神闲,似乎是在向世人展示:不要盲从,做自己的权威。

回顾上轮牛市,权威翻车的反面案例也不少,孙正义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2017年12月份,在上个牛市周期末尾,软银掌舵人孙正义在比特币2万美元的历史高位,买入价值数亿美元的比特币,此后于2018年清仓,亏损达1.3亿美元。在Web3这条全新赛道上,Web2时代的大咖也会“看走眼”。

在Web3这条全新赛道投资过程中,如果你不是对冲基金那样通过集体决策,而是是孤家寡人,很可能会在各种恐惧中放弃,在迷茫中乱投医。越是这种情况,越是要谨慎行事,否则极大概率翻车。

在行业发展困难时期,需要巴菲特那样的气定神闲,也需要Mary Meeker那样的敏捷睿智,通过不断研究,抓住问题本质,弄清楚究竟什么是决定Web3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切勿盲从权威,因为,没人能左右你的思想深度。

最后,1995年,86%的成年人没有使用互联网,2022年,97%的互联网用户不拥有以太坊。

Share this:

赞过:

赞 正在加载……

发表评论

5 + 5 =